位置: > 新书推荐 > 少儿 > 正文

草房子(精装典藏版)

作者:肇州县图书馆 来源:未知 关注: 时间:2020-07-09 23:33
护封用纸精选230克铜版纸,纸面光洁平整,光泽度好;内文用纸精选80克胶版纸,平滑度高,字迹清晰。

男孩桑桑的童年成长史诗,“油麻地”乡村丰富的世情画卷
桑桑的童年或许充满苦难,但“油麻地”善良的人们让他体会到爱的本质
*曹文轩个人经验的作品,书里有种种作家的个人色彩等你发现
精装单本首次面世,精美油画插图,典雅装帧设计,文字与艺术的双重盛宴
优化升级,增加作品写作背景、获奖情况、专家评论作者寄语等近万字全新内容
《草房子》,一部屹立在世界儿童文学之林的优秀作品
见证中国儿童文学获得“国际安徒生奖”的荣耀时刻



《草房子》主要获奖情况
第九届冰心文学奖大奖
第八届中国电影童牛奖优秀编剧奖
第四届国家图书奖
第四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
第五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小说类金奖
内容简介

男孩桑桑在油麻地小学度过了六年刻骨铭心、终身难忘的校园生活,亲眼目睹或直接演绎了一个个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、震撼人心的故事……这是一部富有品位、格调高雅的儿童长篇小说,叙述风格浅易而又深刻、谐趣而又庄重,自始至终洋溢着一种淳朴的美感,荡漾着一种悲悯的情怀。

作者简介
曹文轩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,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著有长篇小说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《草房子》《红瓦》《根鸟》《细米》《青铜葵花》《火印》《蜻蜓眼》《穿堂风》《蝙蝠香》以及“大王书”系列、“我的儿子皮卡”系列、“丁丁当当”系列等。创作图画书《远方》《小野父子去哪儿了?》《飞翔的鸟窝》《羽毛》《柏林上空的伞》等五十余种。


学术性著作有《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研究》《第二世界——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》《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》《小说门》等。


目  录

第一章 秃鹤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001

第二章 纸月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033

第三章 白雀(一)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068

第四章 艾地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105

第五章 红门(一)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140

第六章 细马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178

第七章 白雀(二)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12

第八章 红门(二)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38

第九章 药寮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266

 

关于《草房子》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300

媒体评论
曹文轩是当代文坛那个姿态优雅、文字优美、灵魂忧郁的“三优”作家。

——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高洪波

 曹文轩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优秀的教授作家。曹文轩拥有高雅的文学理论书斋,拥有升腾的图书市场,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“粉丝”。曹文轩欣赏帕慕克的一句话:文学是什么?文学就是用一根针挖一口井。我期望曹文轩的这根“针”,不仅能挖成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口“井”,也能挖成世界儿童文学的一口“井”。曹文轩属于世界。
——中国出版协会副主席、少读工委主任 海飞

免费在线读
第一章
秃 鹤

1

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,一直到六年级,都是同班同学。
秃鹤应该叫陆鹤,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,油麻地的孩子,就都叫他为秃鹤。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,是个种了许多枫树的小村子。每到秋后,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,红得很耐看。但这个村子里,却有许多秃子。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,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,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脚步,在一旁静静地看。那些秃顶在枫树下,微微泛着红光。在枫叶密集处偶尔有些空隙,那边有人走过时,就会一闪一闪地亮,像沙里的瓷片。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,看着看着,就笑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秃鹤已许多次看到这种笑了。
但在桑桑的记忆里,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,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。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个人是秃子,又或许是因为秃鹤还太小,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。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。有人叫他秃鹤,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,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,而不叫陆鹤。
秃鹤的秃,是很地道的。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,支撑起那么一颗光溜溜的脑袋。这颗脑袋绝无一丝瘢痕,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匀。阳光下,这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亮,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,夜里它也会亮的。由于秃成这样,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,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欲望。事实上,秃鹤的头,是经常被人抚摸的。后来,秃鹤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,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,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。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,他就会立即掉过头去判断。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,他就会追过去让那个人在后背上吃一拳;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,他就会骂一声。有人一定要摸,那也可以,但得付秃鹤一点东西:要么是一块糖,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。桑桑用一根断了的格尺,就换得了两次抚摸。那时,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,放在了桑桑的眼前。桑桑伸出手去摸着,秃鹤就会数道:“一回了……”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光滑,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洗了无数年的鹅卵石时的感觉差不多。
书摘插画
插图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Copyright© 2007-2013 dqzzts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  版权所有:肇州县图书馆 肇州县数字图书馆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油田北路  联系电话:8528215  咨询QQ:903051106